意想不到!南方基金3只迷你ETF欲“斩仓”未果,生存线下挣扎
2020-01-17     来源:第一网贷     作者:新经济e线

罕见的一幕发生了。

新经济e线独家获悉,南方基金公司原本有意对旗下3只线迷你ETF——南方中证500工业ETF、南方中证500医药卫生ETF、南方中证500原材料ETF进行清盘,无奈持有人不配合,只好作罢。不过,一家基金公司多达3只ETF集体清算失败,这也大为出乎市场意料之外。

2020年1月15日,南方基金当天发布的三起公告确认,上述3只ETF基金持有人大会未达到《基金合同》中关于以通讯方式召开基金份额持有人大会的有效开会条件。1月16日,3只基金再度发布公告并更新招募说明书、托管协议、修改和更新基金合同以及恢复申购、赎回、交易等。

对此,有市场分析人士指出,南方基金此举无非是基于经营成本控制因素出发,减少基金的刚性开支。ETF规模小不但赚不到钱,甚至还要倒贴。但“斩仓”后,基金公司就一了百了,省心了。

此外,不同于其他大多数同行的是,南方基金公司员工持股的股权架构设计也让公司有动力砍掉旗下不盈利的产品。

公开资料表明,2018年1月,南方基金整体变更设立为南方基金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注册资本金3亿元。2019年7月30日,公司注册资本增至3.6172亿元,股权结构调整为华泰证券41.16%、深投控股27.44%、厦门国信13.72%、兴业证券9.15%、余下厦门合泽吉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厦门合泽祥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厦门合泽益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厦门合泽盈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分别持股2.10%、2.12%、2.11%、2.20%。

可以佐证的是,就在1月15日同一天,南方基金旗下另一只灵活配置型基金——南方文旅休闲终止上市的提议已顺利过关。截至清盘前,南方文旅休闲资产规模已不足五千万元。

集体清算失败

Wind统计表明,截至2019年12月31日,南方中证500工业ETF、南方中证500医药卫生ETF、南方中证500原材料ETF这3只ETF最新资产规模均在5000万元的清盘“红线”以下,分别为4896万元、4364万元、3588万元。但遗憾的是,最终3只ETF终止上市、集体清算的愿望彻底失败。

image.png

据悉,南方中证500工业ETF和南方中证500原材料ETF的基金经理为孙伟;南方中证500医药卫生ETF的基金经理为罗文杰。后者现任南方基金指数投资部总经理。

以南方中证500医药卫生ETF为例,早在2014年10月30日,因为销售火爆,该基金提前结束发行,成立时募集份额高达近12亿份。

据南方基金在去年11月27日发布的公告表明,就《关于中证500 医药卫生指数交易型开放式指数证券投资基金终止上市并终止基金合同有关事项的议案》一事,基金管理人决定以通讯方式召开本基金的基金份额持有人大会。

不过,等到2020年1月15日,南方基金披露的结果显示,根据计票结果,本人直接出具表决意见或授权他人代表出具表决意见的,基金份额持有人所持有的基金份额小于在权益登记日基金总份额的二分之一(含二分之一)。

经北京中信公证处审查,截至权益登记日,该基金份额共计3762万份,参加本次大会的持有人或其代理人共计持有389万份,仅占权益登记日基金份额的10.35%,未达到法定召开持有人大会的条件,不符合《基金法》和《基金合同》的有关规定。

截至目前,罗文杰“一拖多”,担任了多达9只ETF(含ETF连接基金)的基金经理。新经济e线注意到,除了此次清盘未果的南方中证500医药卫生ETF之外,同样由罗文杰出任基金经理的南方中证500ETF却在今年再度上位规模最大的权益ETF。

上交所的盘后数据显示,截至1月13日,南方中证500ETF的最新份额为787026.72万份,以最新单位净值6.0237元核算,该基金最新规模高达474亿元,年内规模增长29亿元,又成全市场规模最大的权益ETF。

“面临清盘的基金肯定是规模小的。同样,基金经理的心思肯定也不会放在这个基金身上了。对投资人来讲,基金业绩也是没有期望的。个人认为,这样的产品是应该清盘的。”对此,前述市场分析人士对新经济e线表示。

此外,对基金公司来讲,不论规模大小,包括中后台等在内的成本却是铁定的。比如季报、年报等信息披露费用、每日交易日终基金清算费用等都是固定的。就投入产出比而言,小规模基金显然是不合算的。

同样,在南方中证500工业ETF和南方中证500原材料ETF这两只基金中,参加本次大会的持有人或其代理人共计分别持有911万份和279万份,分别仅占权益登记日基金份额的8.61%和5.62%,均未达到法定召开持有人大会的条件,两只ETF终止上市进程宣告搁浅。

生存线下挣扎

新经济e线获悉,与传统开放式基金完全不同的是,ETF在跟踪误差、流动性等多个方面有其独特的先天优势,在成熟的海外市场,其发展速度也明显高于其他类别的共同基金。

image.png

事实上,随着近年来ETF产品被越来越多的投资者了解并认可,基金公司也在“快马加鞭”,密集布局 ETF产品。不过,在ETF市场火热的背后,仍有不少在生存线下苦苦挣扎的边缘化ETF。部分ETF产品成交低迷,名存实亡。

Wind统计显示,截至去年年末,包括南方中证500工业ETF、南方中证500医药卫生ETF、南方中证500原材料ETF这3只ETF在内,最新资产规模在5000万元的ETF共计有30只(不含ETF连接基金)。

其中,居首的广发基金和嘉实基金旗下各有4只ETF,分别是广发上证10年期国债ETF、广发中证全指工业ETF、广发中证全指能源ETF、广发中证全指原材料ETF和嘉实创业板ETF、嘉实中关村A股ETF、嘉实中证医药卫生ETF、嘉实中证主要消费ETF。

从资产规模来看,上述广发基金4只ETF分别仅有2892万元、1968万元、2910万元、2041万元;同样,嘉实基金旗下这4只ETF也分别仅录得规模为2736万元、1542万元、1588万元、1717万元。

此外,华夏基金、华安基金、海富通基金等也各有两只,分别是华夏3-5年中高级可质押信用债ETF、华夏上证金融地产ETF和华安CES港股通精选100ETF、华安MSCI中国A股国际ETF以及海富通上证非周期ETF、海富通上证周期ETF,对应去年年末资产规模分别为4570万元、3462万元和4099万元、3375万元以及2257万元、3392万元。

前述市场分析人士认为,ETF追踪指数的能力、流动性、渠道能力等均弱于同类产品的话,ETF的迷你化、乃至走向清盘将难以避免。相对于头部ETF而言,迷你ETF的场内流动性几近枯竭,成交额甚至近乎为零。

2020年1月15日,诺安基金旗下诺安上证新兴产业ETF正式终止上市,成为新年来首只被清算的ETF。在此之前,诺安中小板等权ETF、诺安中证500ETF也相继清盘,而后者更成为A股市场上首只清盘的中证500ETF产品。值得一提的是,在ETF发展势头正盛的当下,随着诺安新兴ETF清盘,诺安基金却面临旗下再无ETF产品的尴尬现状。

另有业内专家指出,在各家公司火热布局 ETF的同时,如何围绕其建立起一个健全的产品生态,也是基金公司需要面临的问题,而引入做市商制度主动提供流动性,就是一个行之有效的解决方案。

截至目前,上交所已正式推出较完善的做市商制度细则,深交所相关制度也已经初步建立。

其中,上交所具有做市商资格的主做市商可以申请为基金产品提供主流动性服务或者一般流动性服务;一般做市商可以申请为基金产品提供一般流动性服务。上交所对主做市商在资格管理、评价等方面的要求更为严格,同时对主做市商进行适当费用减免和激励,具体标准通过做市商协议约定。

值得关注的是,为提升ETF交易体验并进一步提升ETF产品竞争力,部分基金公司开始投入重金加强ETF的流动性运行维护。2019年已有超50只ETF新增了流动性服务商。另据Wind数据统计,去年年内有102只ETF增加了一级交易商。

分享到:
声明: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第一网贷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第一网贷发表。转载请注明出处。
长按扫描二维码,关注第一网贷微信
微信订阅号:p2p00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