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借人注意!你投的P2P平台有这些行为需提高警惕
2019-05-29     来源:第一网贷     作者:李豪然

电视剧《潜伏》里余则成说得好:嘴上都是主义,心里全是生意。说起这做生意,有赚就有赔。但是网贷这门生意,一旦赔了,轻则还款了事,重则牢狱之灾不说,还要牵连无数的人。

一、甩锅逃废债

每当有平台陷入回款逾期以及提现困难窘境的时候,总是会把借款人恶意拖欠当做借口拿出来鞭挞一番,大有一副与投资人同仇敌忾,表现出一副“我也很无辜”的样子。

然而事实真的是这样吗?

16年8月起,还能活到今年的平台,必然是小额分散的资产。撇开自融作死的因素不谈,平台出现大规模的逾期拖欠,从根本上说,平台的资产不良加之风控有重大漏洞,或者资产风控端员工同外部人员内外勾结,狼狈为奸坑骗平台,进而使平台产生大量坏账。

反观平台的公告,一旦陷入提现困难,就是借款人恶意逾期,紧接着就是上报老赖名单,敦促恶意逃废债的人尽快还款。既不反思风控资产上的漏洞,又不进行内部审计追责,或者轻描淡写的提一笔,把自身的责任甩个干净。

诚然,因征信及催收的受限,逃废债的确是目前网贷行业的顽疾,但之前回款一直正常的平台,逾期莫名其妙的飙升,这其中的真实情况只有“鬼”知道了。

甚至个别无良平台还借机拖延时间转移资产,甚至截流借款人的回款趁机收割投资人,其心可诛。

二、线上线下投资人活动骤然增多

日常生活中,如果一个多年不联系的老朋友/同学,近几天突然对你展现出莫大的热情,又是嘘寒问暖,又是早晚请安的。那他不是要你随礼,就是要向你借钱了。

同理,如果某家网贷平台线上线下投资人活动骤然增多,平台营销短信/电话/APP弹窗骤增,涎着脸拉资金。大概率是让你追加投资或者让你继续复投,千言万语化作一句话:缺钱。

投资本事就是件你情我愿,平等互惠的事情。就算是相对草根的网贷行业,其所属的金融领域一向以高冷著称,相较于投资人和借款人并没有矮半截。

当然,定期举办投资人相关活动,有助于增强投资人的信任度以及平台的美誉度。不过投资人活动往往都是定期按规律举办的,原因如下:

一者组织活动从 “前期策划→会务邀约→活动举办→后期跟踪” 需要多部门协作,耗费大量人力物力;再者频繁的举办活动会使得投资人过度疲劳;还有就是平台很难会有一日千里的精进,频率过高难免翻来覆去的老生常谈,有给投资人反复“洗脑”的嫌疑。

简而言之,平台组织高质量、有水平的投资人活动,设有活动部门的平台一个季度2-3场,没有的一年3-4场,就已经很频繁了。

笔者曾见过深圳某平台“网红”CEO,一个月做了四场晚间直播;上海某平台倒闭前夕,一个月三场投资人见面会。

事出反常必有妖。

三、找新的领域赌一把

2015年,年中网贷行业雷潮,危机平台老板擅自使用投资人资金,十倍以上杠杆梭哈股市,结果血本无归。

2018年江浙沪包邮区,多家风险平台对内无法发放员工工资,对外不能给投资人提现。平台负责人却妄图通过炒虚拟货币咸鱼翻身。从几百到几千万,孤注一掷一股脑冲进虚拟货币市场,换来的却是是尸骨无存的结局。网传暴雷的网利宝高管曾参与过比特币的期货,爆仓亏损高达一亿元。

到了今年2019年,需要警惕的是,平台新开办贷超,现金/消费贷业务。以现金/消费贷为例,虽然现阶段这项业务被各方炒得火热,号称一本万利。

圈内从事资产和风控朋友都知道,现金/消费贷的红利期在2017年底—2018年中旬,现如今政府相关部门对于这现金贷的管制日趋严格。

自打今年315点名“714高炮”后,此业务可谓是江河日下。老牌消费贷平台信而富2018年亏损2.43亿,眼见面临纽交所退市的困境。

深圳某三农业务平台尚未解决部分超额标的问题,近日正在新建贷超业务板块,正处于系统搭建的阶段。杭州某车贷头部平台6天前通过语音机器人拨打过我的电话,(确认有人接听后)4天前人工再次联系我,在我表示没有车并没有投资意向的时候,电销人员径直向我推销平台的消费贷业务。并表示下载官方的APP,里面就有现金贷申请页面。操作简单快捷,额度还不低。

在现有业务稳定发展有盈利的情况下,适当拓展新的业务自然是无可厚非,但是当下网贷行业举步维艰,平台也是在坎坷中前行。在后方不稳的情况下还要在新领域进行操作。其目的和背后的原因就很值得玩味了。

最后借用蒲松龄的《聊斋志异》里的一句话:禽兽之变诈几何哉?止增笑耳。

分享到:
声明: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第一网贷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第一网贷发表。转载请注明出处。
文章作者
作家   李豪然
互联网金融一线深度从业者;5年从业经验,没有辉煌的过往,只有在互联网金融行业中摸爬滚打前行
长按扫描二维码,关注第一网贷微信
微信订阅号:p2p00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