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完善银行绩效考核体系为抓手,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最后一环”
2019-05-09     来源:第一网贷     作者:王刚

商业银行信贷是我国货币政策传导的主渠道。绩效考核是商业银行经营行为的“指挥棒”。补齐当前银行绩效考核体系存在的诸多短板,既是激发银行体系内生动力,解决近期不愿贷、不敢贷问题,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最后一环”的重要抓手,也是引领银行业中长期高质量发展,支持现代化经济体系建设的关键环节。

一、当前银行绩效考核体系存在的突出问题

(一)增速考核指标偏离实际

作为典型的周期性行业,伴随经济增速下行和金融强监管、严监管,我国银行业资产规模增速已从2016年的15.8%快速下降至2018年的6.4%,低于当年GDP6.6%的增速。但相当多的银行考核指标并未随经济增速下行而下调,普遍维持规模和利润的高增速。以山东为例,十三五期间全省经济年均增速目标仅为7.5%,但多家股份制银行提出存贷款规模年均增长15-25%,利润增幅年均10%以上。上海34家中资银行中[注释1],8家利润增幅指标超过20%,10家存款增幅指标超过20%。

(二)指标权重设定不尽合理

为纠正银行绩效考核“重发展、轻风险”的倾向,原银监会2012年发布《银行业金融机构绩效考评监管指引》,对五大类指标权重做了限定[注释2],要求合规经营类和风险管理类指标权重应明显高于其他指标。2013年发布的《关于加强银行业金融机构绩效考评监管工作意见》进一步要求“确保合规经营类指标、风险管理类指标权重之和超过40%”。但多份专项调研表明,实践中银行普遍未达标。若仅考虑正向激励因素,山东辖区股份制银行规模类指标占比平均超40%,效益类占比超过30%,而风险内控类指标仅为20%。上海34家银行近两年指标权重如下。

image.png

从上表不难发现,银行绩效考核激进程度与银行规模成反比。由于大股东影响、发展阶段和客户结构不同,规模最大的国有银行考核指标最为合理,对风险和内控最为重视;城商行最激进,下达考核指标较高,对风险和内控相对最不重视;股份制银行介乎其间。

(三)小微企业专项绩效考核机制建设进展不明显

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是当前货币政策传导不畅的重要表现。去年8月以来,国务院领导多次提出健全正向激励机制,解决金融机构不愿贷、不敢贷问题。

image.png

实践中,虽然银行内部差异化的考核激励机制正逐步落地,开始为小微企业业务设置单独的指标并增加权重,实行差异化的利润考核[注释3]。但总的看来,一方面民营小微企业贷款实际信用风险较高,单纯要求银行降低利率可能导致上述贷款盈利空间锐减甚至在商业上不可持续;另一方面小微企业贷款属于“劳动密集型”作业,单笔金额有限,与银行注重做大规模和追求盈利的内在意愿不符;加之由于缺乏来自银行大股东和监管部门的引导和监督,目前整体看进展仍不明显。有的银行通过打划型“擦边球”、人为调整划型或“化整为零”等手段应付考核,导致小微企业信贷统计指标虚高。

(四)缺乏中长期激励,薪酬延付落实不到位

目前,我国银行薪酬体系以货币型短期激励为主,股权激励等中长期激励工具应用不足。注重当期奖金激励而缺少长期激励,无法将当期收入与未来风险暴露挂钩,必然诱导银行过度承担风险。为抑制高管和客户经理的道德风险,原银监会2010年出台《商业银行稳健薪酬指引》,明确提出薪酬支付期限应与业务的风险持续期限一致,并规定了延迟支付的期限、比例和人员范围。但实践中多数银行绩效薪酬延期支付刚刚起步,在延付人员范围、比例、期限等方面亟需完善相关制度。

在经济增速下行,货币政策工具效率下降的背景下,银行绩效考核问题对宏观调控带来的负面影响尤显突出。

二、政策建议

尽快完善银行绩效考核体系是健全金融系统正向激励机制的重要举措,是缓解民营和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最后一环”的关键抓手。

(一)引导股东适当降低回报要求

银行绩效考核问题的根源在于股东对银行的考核要求不够合理。深层次原因是股东没有从战略层面审视和把握银行风险与收益的跨周期平衡。建议各级财政部门适应高质量发展新要求,调低回报预期。这既有助于从源头缓解银行做大规模、冲高利润、掩饰风险的压力,也能鼓励银行按照“保本微利”原则让利民营和小微企业。

(二)以权重调整为核心完善指标体系

建议银保监会尽快修改《商业银行绩效考评监管指引》,推动建立风险和收益平衡兼顾的绩效考核指标体系。一是提高合规经营和风险管理类指标的考核权重,重申两类指标权重之和应超过40%;二是切实淡化对规模和发展速度的考核,明确规模和效益类指标上限不得超过40%;三是提高社会责任考核权重,督促银行完善对小微企业、三农、扶贫、绿色信贷等普惠金融的考核指标,引导银行提高普惠金融服务质量。

(三)完善小微企业专项激励机制

小微企业贷款是银行的劳动密集型业务,专项激励机制应坚持正向激励与风险防控并重,使客户经理收入水平、职级晋升与其业务量和资产质量等业绩紧密挂钩。专项激励应以笔数为核心,兼顾其他方面。要设计金额折算与户数折算机制,避免诱导客户经理“做大不做小”。

image.png

在实现机制上,要优化银行经济资本考核设定,将经济资本系数的设定与定向降准等支持小微企业的结构性货币政策相结合,形成差别化的经济资本考核体系,体现政策意图。

此外,建议财政部修改《银行类企业绩效考评指标》,将单项加分上限从目前的3分提高到5分,进一步明确鼓励支持民营、小微企业、涉农等考核导向,并根据国家政策调控方向动态调整加减分项目。

(四)完善中长期激励手段,落实薪酬延付机制

落实《商业银行稳健薪酬指引》有关规定,督促银行完善绩效奖励延期支付和风险扣回机制。按照“增量股权激励”思路,丰富银行中长期激励手段,允许以限制性股票、股票期权、企业年金等为工具,以风险暴露的时间等因素确定激励薪酬支付方式,降低绩效收入对短期规模效益的敏感度,实现与风险暴露时间的匹配。

(五)强化对银行绩效考核的外部监管

一是将绩效考核实施情况纳入年度监管评价内容,对绩效考核过程实施动态监管,并与监管激励措施挂钩。二是加大执法力度,对绩效考核不符合监管要求的银行,依法责令限期整改,整改不到位的依法实施监管措施或行政处罚。可择机开展以完善正向激励机制为主题的银行绩效考核专项检查。

(六)严守风险底线,完善尽职免责机制

构建正向激励机制必须严守银行风险管理底线。要进一步细化小微企业不良贷款容忍度政策,完善尽职免责机制。一是摒弃对单笔、单户贷款责任追究的做法,考核贷款组合整体质量与综合回报;二是对无主观故意、严格履行各种贷款程序,但由于客观条件所限确实难以避免的风险,应当纳入尽职免责范围,切实缓解信贷人员惧贷、畏贷的情绪。

注释:

[1]包括5家大型银行上海市分行、12家股份制银行上海分行、民生银行上海自贸区分行、平安银行上海自贸区分行、邮储银行上海分行与14家异地城市商业银行上海分行。

[2]分别为合规经营类指标、风险管理类指标、经营效益类指标、发展转型类指标和社会责任类指标。见原银监会《银行业金融机构绩效考评监管指引》第5条。

[3] 银保监会新闻发布会,2019年1月。

分享到:
声明: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第一网贷立场。本文系作者授权第一网贷发表。转载请注明出处。
长按扫描二维码,关注第一网贷微信
微信订阅号:p2p001com